太阳城
当前位置: 太阳城 > 旅游 >
百年无人跃此书(第一、第二章)

感觉在火车或者飞机上发生有趣或者难忘的事情要比其他交通工具上高的多,想听听大家都在火车上遇到过哪些有趣或者难忘的事情?

远嫁,意味着数不清的遗憾与愧疚;

  时髦的姑娘截住列车员的去路,一只手从精致的跨包抽出百元大钞,另一只手接过饭盒,少顷又将找零的钱塞进跨包。列车员直勾勾的盯着姑娘,惯性地接过钱,不情愿地向前推动几下车子,蹲了下来,系了系鞋带,脖子时不时向后瞧。   

动车上,扩音器里传来急寻医生的求助,我和身为医生的女儿按着指点勿勿赶过去!患者是个哮喘病发作的男孩,此时孩子身边已有先一步赶来的医生,正在为孩子诊治。孩子旁边站着他的母亲,令我惊讶的是这位母亲不知是急懵了,还是其它什么原因,满脸的怨气喋喋不休的向医生发问:你是哪科医生,你会看我儿子的病吗?转脸又用质问的语气对列车员说:我告诉你们,我儿子是在你们车上发病的,出了事我可要告你们!我是外国人…看着她那专横不知感恩的样子,再看看为救她儿子在忙碌的医生,和一直在好言安慰她的列车员,我忍不住冲着这位长着一张中国人脸的母亲,大声说了句:真不知好歹,既是外国人,那就找外国大夫去吧,谁都不要帮她!一听这话,那人先是一愣,接着就比划着要冲我来,女儿赶紧把我拉到一边…

我心软了下来,躲在走廊里哭着给老公打电话,或许是天意,那时老公也心软了,说:“留下吧!”还在上班的他就说了这三个字,我感动得无以言表。

   列车员再一次推动小车,开始叫卖外餐,车厢旅人虽然已经历时十几小时,却很难找到一个买饭菜吃的,嗓子沙哑的列车员边走边调侃别人,同时也毫无顾忌地逗弄外国人,一边叫做“eat”一边拿着菜盒在外国人眼前晃动,尴尬的老外不敢作声,起初两个外国人还“唧唧喳喳”,经过此劫,也保持缄默。团结的国人无不讥笑他们,不断有人指手画脚。这可以算是我们国家自建国以后,唯一一次骑到外国人头上拉屎,外国人不敢乱叫的事。   

但是,四个月的产假一晃而过,我必须出来上班,无奈之下,我将四个月大的孩子送回老家,

  姑娘咀嚼着不知过期与否的饭菜,詹光也转头望着黑暗,开始整理是如何走到今天的,当初怀着远大理想,戴着红领巾步入学校,为了振兴中华步入高中,为了祖国繁华参加了高考,分数还算可以的自己,却被不知什么原因将自己拒之门外,或是兴趣颇广,大多与教育不沾边,或是愤世嫉俗,与教师意见不同,或是被人算计,或是个性洒脱,盲目跟风等一系列的原因,终使大学无望,凭自己能力,起码水产农业畜牧之类大学绝不在话下,将来是南方养养鱼,去北方养养驴,或者将自己家五亩地看管好,去帮人建建楼,修修地球。运气佳时,将村姑阿朵娶回家,与她过活一生,正如大师总结的那样:“退隐乡村,与世无争地过活一生,看不到出路,也没有前途。”

老公也在我额头上深深一吻,毕竟有了儿子谁都想再要一个女儿,所幸我们如愿了!

    6月的阳光无情地照耀大地,火车从山洞中缓缓爬出,四周的芳草仿佛刚经历过高考的孩子,精神萎靡,身板回缩,没有力气,丝毫不肯多用一丝气力,与太阳抗衡。苍白的阳光洒在车窗上,照到一位时髦姑娘的脸上。詹光收起地图,放眼往过道对面阳光明媚地方望去。   

那些日子真的难熬,但是想到独自一个人在老家的孩子,我们默默的忍下!

  三秦大地早过了,火车继续以“急死你”的速度啃着铁轨,生锈的车轮好似年迈的老头,腐烂的牙齿咀嚼口中的锅盔,许久都看不到效果,火车盘旋在一座山洞许久不得出去,四处的黑暗,迫使列车长打开灰暗的顶灯。靠窗的少年从破旧的背包抽出一张满脸皱纹的地图,稚嫩的脸上浮现农村单纯淳朴的表情。地图,世界各处都在这里展现,可世界那么大,谁曾年少四处奔波过?   

但是,我并没有因为生了儿子就获得公婆的喜欢,她们依旧对我不冷不暖。

  山洞起伏,山树村坟集团向后慢退,再次又冲进一片黑暗,奔入更深的一片黑暗中,黑得复杂,过去了;黑得黑洞,仍在当中。天生嗓门大的中国人,在车厢内嚷嚷不停,骂“政府不是东西的”、骂“火车上的饭菜怎么这么贵的”、骂“火车上人怎么这么多的”,但没有自省自己赚不来钱,头脑不行非要现在出去的,一切的根源,人们都抛给了抽象的名词“政策”!   

二胎,这条路注定艰难,但即便是泪流满面也心甘情愿,毕竟我在最好的年龄遇见了相守一生的人,在适合的年龄生一双儿女,自此,我的人生上半场也算是圆满!

  少年手拿着地图,回忆着已逝的曾经,整理着自己的思绪。这张皱褶不堪的地图,却已历经一番不平常的故事。这张地图是少年的父亲詹惠绸送给自己儿子的,但寻求出处却是詹惠绸的朋友梅仁鑫的送给詹惠绸的。当初,之所以用当初,因为谁也不愿意说那年的事,大家却早已忘记,地图上中国“雄鸡”的轮廓百年未变,地图内部小城镇更新万代,心慌意乱跟不上步伐的詹惠绸时而作急,不时地往地图上添补铁路重线,得到心理上的与时俱进。在儿子临行前,詹父绝不亚于陆游母亲般的进行了一大堆的“临行密密涂,意恐到时忘”的嘱咐,并像农村长舌妇般多次吩咐,留点心,别抹掉。改革开放的宏伟壮举,不知结了多大果子,可惜退隐乡村的詹父,一直是对国家大事,国民人均收入、个体户平均收入经济等漠不关心,因为他们都只是说个人,平均的事情最不靠谱,一个姚明般的升高,与一个半米的侏儒症病人,两者算个平均,也在一米以上了;这个平均不是很符合中国的经济,中国人均经济是一个开着千万豪车去维也纳飙车的少年,与一个已过八十吃了上顿寻不着下顿的老太婆相比。铁路小干线在詹父看来不用一顾,不过也好,他若留心,估计少年手中的地图受不了!   

从此我和老公拼命的上班挣钱,不敢多花一分钱。

  色泽单一的黑色短袖,与车窗外的黑洞融为一体。詹父给儿子取名为詹光,希望以后有人能让儿子“粘光”,今夕带着运气,去往南方粘自己母亲的妹妹杜桦的光。许久没有往来的亲戚,只是隔着屏幕连着网络通过电话,与其交流,二维画面将杜桦显得失了真,害得姐姐杜花眼老是红,时常告诫远在千里之外的妹妹,别太打扮的妖媚,别太穿得少露得多,却时刻不忘自己出门时,涂点口红喷点香水,虽居乡村,但却城市行头。

远嫁,意味着很多事情父母都难以照顾;

   苍白的色泽落到姑娘的脸颊上,多一点太艳少一些太淡的天然肌肤,瞬间将苍白阳光富了活机,米黄的金发四处碧眼,轻薄的嘴唇涂了少许口红,白色连衣裙将大多肌肤裸露出来。憨厚的詹光脸上浮现少许红晕,装模作样用另一种态度窥视时髦女郎,终究还是四目交汇一点,在这个世界上,女人的出现增加了生活的吸引力与乐趣,尤其是打扮开放,颜值超标。   

记得在婚庆台上面对老公的父母时,我哭得像一个泪人,而台下的姐妹团也都和我一起哭。

  第一章

哭过之后,他依然会扛着儿子去买菜、做饭、洗衣、拖地,那段时间我很感激他,也感受到夫妻同心的幸福。

第二章

此刻,女儿在怀抱中安睡,儿子也已经送去幼儿园,我坐在电脑旁单手写下这段难忘的经历,不为记恨,也不为炫耀,只是将这段真实的感受记录下来,让那些远嫁的女孩知道,二胎之路并不简单。

 詹光环望了全车厢旅人,居然连一个熟悉的面庞都没有,倒是在中国很难寻到的面庞有不少。刚从高考中爬出来的詹光,得到应试教育的熏陶,磨练出不怕困难的精神。8月的中国将要举办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奥运会,如今才到6月初,心情迫切的老外已喜登华夏大地,想要早点证实东亚全是病人,无聊的时刻,登上中国的,火车来打发没用的时间,争气的中国火车,磨得老外直“唧唧喳喳”叫个不断,发绿的眼珠,瞪得大到快要撑开眼眶,溜到外面来。资本主义者最好的折磨就是坐上中国绿皮火车,将急躁的心瞬间磨慢下来。耀黑的肌肤淋珑剔透,将人类一切丑恶行为暴露世间。  

可是好景不长,在孩子回来不到三个月,我又怀孕了。

图片 1

结果我头胎就真的生了一个儿子,全家皆大欢喜。

--------End---------

母亲年迈,而且又有严重的高血压和糖尿病,一到我这就开始带儿子出去玩,带女儿洗澡,夜里双腿酸疼,女儿又在哭闹,儿子不睡觉,我的神经处于崩溃的边缘,甚至下手去打才30多天的女儿,这样的日子谁会想得到呢?

返回顶部